【选择】

生活中常常就有需要做选择的时候~

做了选择
就有一个结果

有些时候
就算选择后没有什么结果
也是一种结果~


2010年 11月 27号

充满选择的一天
选择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如果读着这个文章的朋友有去过我的面子书
一定知道我想写什么了~

不过光看图片没用
还是没有文字厉害
可以把整个过程描述



今天早上
其实很早就可以起床的了~
但是后来因为赖床~XD


所以变成10点15分左右才起床

这里已经有一个选择了
就是我选择赖床



起床后像平时
吃早餐
刷牙
冲凉等等


然后在一切准备好要去上班时
我就选择要戴普通眼镜还是隐形眼镜~



我因为时间不怎么多
就选择最方便的普通眼镜



做这个决定也是因为早上选择赖床才需要做的~



然后上班了



今天天气很好
没有暴晒的太阳
也没有雨滴


是一个很难得的中午


虽然本人很喜欢阴天
但是这个天气上班也是很舒服


到了店
开始今天technician的角色了



因为特殊原因
或许是我不了解的原因


我必须每天的下午1点去旧Pekan的一家午餐店??拿午餐



像以前一样
买午餐给楼上的马来妹吃~


只是变成要驾电单车去了~



在出发之前
也是1点之前


我的一个朋友来店找我



呵呵呵呵~
是Kheo兄~XD


很久不见呢!!!


虽然见面很开心~
但是他是来报坏消息的



就是他的公公去世了
他才需要在KL
读着书赶回来


他来不久
我的电话闹钟就响了


我在周一到周六的一点都设置了闹钟
现在响了就是说
我应该去买饭了~



然后跟Kheo兄道别一下
接着就要往旧Pekan出发了~




拿了头盔
一切准备好就要出发了



就当我要坐上电单车出发时
一个很喜欢我serve他的顾客过了马路
准备来店找我serve他


“你要去吃了啊??”

“哦~没有~我要去帮我老板娘拿东西罢了~XD”

“你能帮我吗~ 我要洗掉我的Avira”

“我现在就要去拿了哦,你可以叫其他人帮你厚~不好意思呐”

“哦~没关系~”


这个时候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老板娘那头的责任
另一个是顾客那头的责任

我的选择是老板娘

然后我就出发了~



买了饭我就回去店~

就在回去的途中
我右边一辆没有打讯号灯的车在我直走的时候撞过来

这一撞
我就直接倒了

我靠记忆的片段还可以看到

我先用我的右手减低impact
这一下就先伤了右手

接着
我用右脚来帮助减少impact

虽然这些不是我顿时想到的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正常反应


过后我就失控
整个人的右边在地上磨擦
大概一米这样


人和电单车已经分开了


我在这杀那想的就是:

“我车祸了”

“为什么你不开讯号灯”

“为什么是我”

“冲击好大”

“我挨得到吗?”

“会残废吗?”

“电单车怎样了”



然后我就趟在路上了
左手按着右手的肩

因为最先感觉是这里的痛


然后我就一直望着
就望着那辆撞倒我的朱红色汽车


我现在才知道
在发生这种事了还能记下对方车牌的人真的是天才


我几乎没有记下车牌的余地
只有看着他


然后我在路上躺着最少都10秒
那辆车的司机还没有下来

在犹豫着吗?


然后司机下了车
走过来问我怎样了



是马来人
差不多40 50岁了


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Kenapa you tak pakai lampu signal?”



他回答

“Sorry....."


然后来多一个印度人
是一个40几岁的

他们把我扶起来
然后也帮我把电单车台起来

过后他问我要不要送我去医院

我说要


然后那个印度人把电单车锁匙交给我就出发了


这次
在另一个T junction时
他终于打讯号灯了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我送去医院



在医院的事就不多说
政府医院的素质大家都知道的~


我大概1.15分去


我离开时2.30分

很厉害花时间
也做很多垃机事~


然后我先给老板娘打电话


“我买饭回去时出车祸了,你叫另一个人去买多一份哦”


然后说完
老板娘也说要来看我


过后我给Rey兄打电话
叫他handle我剩下的工作


接着我打给妈妈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妈妈没有听

过后我想一想
还是不要让妈妈知道先


过后老板娘很快也来了
然后跟那位撞倒我的司机有些对话

我比较有印象的是老板娘问我要不要report


其实撞倒我的司机
里面还有他的老婆
都是很年老的
而且还抱着一个1岁大的婴孩
汽车也很老旧

我想
没有report的必要


就算说里头是什么大富翁
什么豪华房车

我也没有想Report的念头


不是全部东西
都透过black and white才可以扯平的


过后他很感谢我
也答应会付完全部费用


然后就到政府医院的epic story了~


我等了许久才可以进去
而且是老板娘帮我说几句话才可以进去的


进了去
还要等人来“handle”我

我就坐在那边的其中一张床


然后等了许久
老板娘跟那个司机就出外拿地址什么什么的了~


我等了很久


目前的状况良好
没有昏迷
没有blur
就很正常
只是很痛
痛得发抖

虽然痛
但是这个痛已经重复性的刺激我
我也不觉得痛了


过后来了一个护士
问我打针了没

我说没


然后她就拿出一支
直接在我右手注射

然后就走了
我傻傻的按着针的伤

又等了许久


然后
来多一个
类似医生的老头

也是拿着一支针

然后准备给我左手注射了

然后我就说

“Tadi sudah inject”

“Oh~ Sudah?!”

然后他就收回那支针


我如果傻傻静静的
就一定给他打多一支

愿望咯~~~


然后傻傻等


过后在来多一个老头
叫我去另一张床

我也跟着


接着就等等等



然后同一个老头
来给我洗伤口


我用洗这个字很随便了~
其实我觉得他是在玩伤口吧~

我痛到一直喊叫
当然
我控制着我的声量~XD


然后“洗”完
他就在我右手贴了一块步


然后走人


我就等等等


呵呵呵呵呵~
希望我这样写大家读了不会沉闷~XD

因为我真的只有透过这样的写法把这个政府医院的epic story描述出来~XD


然后又来了一个老头
这次给我检查blood pressure
然后说我一切正常~


我也希望如此~


然后又等等等~

这次连uncle
就是我店那边的前辈也来了~

他就过后再跟那个撞倒我的司机去把我的电单车带去修理


然后又来了一个医生
华人
女生
应该是实习的~


然后跟我做了physical test
证明我没有手断脚断
然后就走人


其实有一些好笑的东西~
我不懂怎么写~

所以还是不写了~XD

认识我的人可以来问我~XD



然后算是结束了~


后来来多一个护士

叫我明天再回来做X-Ray

我在想
为什么今天不能勒???


星期六跟星期日比起来
反而星期六比较可能有得X-Ray~


算了~
习惯了咯~


然后真的走人了~





我先回去店

因为我不想在家里的妈妈担心~


所以在店就干了傻事~


这些图图就赏赏大家看吧~XD


放心不会很恐怖的~XD


×本人经过18岁限制过滤了~XD
开玩笑的~XD

这个是我的右手


这个其实是Dr Leon DIY过的了~XD

用我们店的胶纸~XD


然后比较血腥一些的脚

废话的说
这是我的右脚


然后是我的左手掌

看似没什么的伤口
确实痛得我麻痹的伤


最后是右手臂

其实还有的~

就是我的右边腰
那个磨擦很恐怖
所以没有拍了


那么差不多写到这里咯~


不过
来我部落格一定比较值得的啦~XD


所以这边就来一个FAQ~XD



Q:请问现在我感觉怎样?
A:现在我很清醒的说,我很好~ 而且还可以写那么长的文章~ 连过程细节也可以记下~ 证明我没事~

Q:有没有内伤呢?
A:目前没有,明天我还须要去X-Ray。就算有,也不会怎样~ 右脚而已吧~

Q:那么会不会想怪谁?
A:老实说,有的,不过我需要保留答案~

Q:还能工作吗?
A:基本上,能~ 我还有照片为证~

这个是我朋友拍的~
也是我在手上后工作的状况~
以此图证明~ 本人还可以工作
不过sales就不能了
比较适合做那些坐着的工作~XD


Q:那么还有几天就要来领的PC Fair会去吗?
A:其实,我真的很想参战!! 不管怎样,我都会跟老板娘要求去的! 不过希望可以安排不要乱乱跑动的工作~ 搬货的话,饶了我吧~

Q:听你那么说,星期一就可以开工了咯?
A:不,虽然本人已经清醒,也可以工作,像刚才提供的图片,不过本人还是需要休息,因为我工作的话,吃饭也要另想办法,吃的东西需要控制,在家里就可以让妈妈帮忙了~


我想比较常问的是这些吧~XD


那么写到这里了~




最后

其实很多时候
我们可以做两个选择
只是不能常常这样

而我的去留
也只能做一个选择


今天发生的事
可以加入我考虑我过后的去留


怎样都好
我不是一个part timer
我总该像个在社会工作的人了

所以
如果我为一些任务
达到其他人达不到的
我一定有资格得到更好的


I am willing to pay my blood, attention, spiritual, or anything else to a job I doing now
But
Why my performance doesn't deserve the pay back

I choose to stay
Or leave

Soon
A choice will be made

0 note 【笔记】:

Post a Comment

M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