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多一个机会】

好久不见的访客们好~


好可惜过去几天没能来这里写文章
因为发生了很多事
×确实每次不能来写文章都是因为发生了很多事~

这次同样是发生了很多事
但是却是不一样的事


上个月的28号
去太平工作一个星期

就这个星期的第一天就发烧了


一开始我吃了带来的备药
Paracetamol 两颗

隔4个小时再来两颗


大概是晚上8点
店关了
也可以休息了

这时感觉很不舒服
我一个人在楼上的住宿地方睡了

晚餐也是拜托另两个同事替我买


我叫他们给我买面包
买两个

我当时的胃口只能吃一个

后来我继续躺着到11点左右


妈妈已经知道我发烧的事了
因为我问她要吃什么药时她知道了


晚上她一直拨电话来问我怎样了
我已经开始没什么多余的力气说话了

每一通电话我只说不到10个字


本来想跟其他人说我发烧的事
后来都是内心挣扎后决定不说


就这样
一直躺着休息


本来以为晚上自己睡的着
不过我最后一次看手机时才3.58分

我还以为7点了
原来我从9点到3.58都没有睡觉
都是躺着

然后在床上翻来翻去


过程中我开始看到幻觉
想必是因为发烧才会这样


大概4点这样的时候
我突然脚麻痹了
双手也是

我立即叫我身旁的Rey兄


我叫了他两次他就醒了


那时我的嘴巴有点麻痹了
我用不清楚的声音跟他说替我叫救护车

×这时我确实是麻痹了,我控制不到我的双脚双手,类似抽筋,不过是完全抽筋,也可以说是发羊癫,不过是嘴巴不会咬自己舌头那种~


后来同事打急救电话
说: 这里有一个人不能动了


换做是我我也只能这样说
毕竟真的不懂这样是什么病
又像又不是发羊癫


10分钟后救护车到了
他们说tarek
那么应该是发羊癫了


然后同事把我背下去
再坐救护车去医院

我整个人就一样麻痹着
到了医院我就备推进去急救室


很多医生护士都来了

他们先给我量体温
39.3度
然后就给我氧气罩
再给我打针

打针时我已经没什么感觉
毕竟那时还麻痹着




整个过程可能有2个小时
我已经比较清醒了


后来这天我就没有工作
去太平亲戚家休息

因为妈妈也赶来了




其实在我开始看到幻觉的时候
那时应该是发高烧了
所以高烧导致我看到幻觉

在幻觉中我感觉到很多压力
因为压力过多
所以就发羊癫了

上一次发羊癫也是因为听到大悲的事才会的


在我发羊癫也等待着救护车来的当儿
那个麻痹的范围几乎占据了整个人
几乎把我整个人吞噬

我知道
如果我提早被麻痹
我就说不到话
也叫不到我的同事
也不能入院
也就是会死

39.3.不是开玩笑的发烧了~


现在我还活生生在这里写这个文章
我只能说
我又多一个机会了


我与病魔挣扎的当儿
我一直在想
这次死定了
真的死了
是真真切切的死亡

在面临快要死亡的当儿
原来人的思想是那么复杂的


我原先想
为什么我会在这样的时候离开
神还能给我机会吗
我真的很难受
一直祈求上帝再给我活下来的机会
要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好

这时的我确实的感受到




灵魂的重量
原来是那么轻的




我两手空空来到这个世界
离开时也是两手空空的离开

却在要离开的时候
可以舍弃任何属世上的物质来换取我多一秒的呼吸


这么一来
我真的
是真的领悟了
物质真的很虚构

我们拥有的一切是那么的虚构

在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知道这一些
因为知道自己带不走任何东西


这次真的上了一个用生命才能换来的一课


也借此跟大家分享
也要大家了解我这一段想表达的

这是我
亲自面临临死的一刻想的其中一些事





我没有想我会失去什么虚构的物质物
只是知道一切都带不走
带走也没意义



我的灵魂
轻的比不上一根羽毛






后来我想
我离开了我的至爱会怎样呢?

有想给他们打电话
跟他们聊天
让他们有得听我最后的声音

还有一些比较个人的事








这些就是临死时想的


很多电影都演到

那些临死的人
死前会看到很多画面
好像旧影片在面前上映那样

对我来说很假
因为我没有这样的经历

不过我确实是临死了


可能大家都不一样吧

毕竟要真的面临临死的关头
多数最后都死的



我是那个
又,多一个机会幸存的灵魂






现在
也是目前
我还活着


我们身边的人会不知不觉的离开
我们不会知道是几时

我只能劝大家


珍惜眼前看得见的
也懂得满足


灵魂的去留
都是上帝决定的


每一个人都是有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现在才会活着

别浪费这个上帝给的机会





全文完

希望这个文章给大家多少的提醒
也一直铭记在心

0 note 【笔记】:

Post a Comment

M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