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朋友”教我的事】

话说有一个平凡的星期五晚上,我如常的跟兄弟朋友约出去outing喝茶聊天打(游戏王)卡
被一个认识几个月的朋友问到为什么我没多少跟中学的朋友联络

其实别说联络,可能多数都是我记得他们,他们不记得我吧


其实这样的问题我也被问惯了
可是我还是不会省略,一字不漏的回答他们一样的答案,好像背好了的似

这些东西我以往也只是跟那些很close的兄弟朋友说而已,写在部落格还是面书应该没超过3次,就算有也是暗示而已,不提名字也不载图

所以? 所以这次我就要载图了,而且也要写的清楚一些,名字仍然不提啦~

----------------------------

这件事要从中学说起了,也太废话了,当然是中学说起

话说我以前在班上是个挺宅的男生:

我不擅长交新朋友
我不擅长聊 games以外的话题
我玩游戏王卡 (没错,每年世界各地有很多场国内与国际比赛的卡片游戏,世界吉尼斯纪录的卡片游戏被同学嘲笑是幼稚的玩意)
我下课不会去食堂跟别人一起过
我放学就急着回家


啊为什么呢~ 因为我长得很矮,155cm左右吧那时,现在勉强增高到165cm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呵呵.........
裤子就要穿得,怎么说,一眼看来就是个不起眼的男生,又矮又丑的男生吧,脸上那时也超多豆豆
这些原因让我很没有自信
所以也不敢跟女生说话

我中学没交多少朋友,反而敌人就多了些,因为我嘴贱~哈哈
就爱说人家的花名啊,甚至帮人家起花名


然而,在中学的5年里,大部分是后几年吧,我的交际稍微的广了些

其实也不要想象得很广,就只是一些些而已
因为我在班上的功能,除了是帮忙填补考试名次的后面排名以外,还有帮人家做事

我背书没有比别人强,我对电脑和游戏还不错
×所以我现在是做修电脑的~LOL

每次有“朋友”需要这方面的协助,他们才会叫我的名字,才会当我存在的
其实对于那个时候的我还算是挺开心的,因为多少可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很多好像我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们都很渴望这种瞬间的存在感吧
所以特别容易被别人利用


有人说,其实我把这种事套上“利用”一词太过极端和误会了
我不知道客观上是不是,对我来说,如果他们只是在需要我帮忙时才当我存在的,然后没有任何朋友之间应该有的互动,这就是利用

如果是有金钱交易的,那个是客户与业者的关系,好比我与顾客

说说我的兄弟吧,我们每个星期固定约出来,会找我说话,不是每次找我都是叫我做这个做那个


那些“朋友”教我的第一件事
利用人之后会说:
“信豪,谢谢你,改天要请你吃饭了”


真的请我吃饭的都是我的少数客户
而那些“朋友”就别说了

如果每一顿饭都算数,我可以不需要花钱吃饱一个月以上了
特注更加厚脸皮的一个人,A****n **eng,这家伙欠我的饭可以填饱我一个礼拜
我希望有天不懂发生什么事会有人传这个文章然后传到你的哪儿去



接下来看图说故事~






















毕业后没有说过一句话,除了一次问我要怎样用家里的HP Printer 来scan图片进电脑 之外就没有了
×细节我记得太清楚了,因为这些人的pattern真的很难让我忘记

我09年毕业,printer的事是10年的8月左右

后来都没说过话,然后2012年突然又找上门了 ×看图

就连我的电话号码也没有,还是跟别人要的
我为什么知道? 因为他去问电话号码的朋友后来告诉我的

先给我打电话,跟我问安,然后:“听说你在这方面很专页,很有经验,听很多人推荐你,说你一定会做得很好!”
然后要我免费帮忙

那些“朋友”教我的第二件事
利用人之前要说:
“信豪,我是×××,近来好吗,过得怎样? 对了,其实我blahblahblahblah”


好了,这样算是ice breaking了吧,利用人当然要ice break先,不然我不答应怎办?哈哈

他们会跟你长篇大论的说他们的活动详情,然后要你接免费的案子~
好吧,我做吧

然后你答应了免费案子后,要求就来了

一堆一堆的要求,修改什么的
反正不用钱的
























还会不停给你打电话,好像我没有日常生活要过,没有工作要做
没听电话还FB来PM我接电话~

























最惨是还免费被拿来比稿,看上图下半段~
×这个做design这行的人比较了解“免费比稿”是很讨人厌的事


免费project就算了,免费比稿更讨厌,我也同情另一个被拿来比稿的仁兄~

好吧,就信你,可是这种事是我们做这行的避忌
























总算完成了~
后来 2012年我生日时 起码也要给我发一个祝福语吧~ 不错~ 做了最好的示范~ 典型的用完就甩~

那些“朋友”教我的第三件事
利用人之前当你是神,以后完全不关他屁事


看看最下面的PM,那时2013了
突然收到一个FB的friend request,哦原来是他,又收到了PM,我没开message box就可以猜到谁发来,而且是什么事了

好吧,accept了,然后看了PM,如上图尾端

下图是下文~







一开始搭话我也习惯了~ 什么近来好吗什么什么的~
 
然后我也直接了,我的第一个reply就直接说我有收费设计,因为
 
那些“朋友”教我的第四件事
你忍无可忍以后,要变得残忍和直接
好吧,就知道折扣这回事了,那个时候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我以前到现在免费了那么多次,这次不了,要就付我钱,我弄一个给你,不然就给我滚开,有多远滚多远


所以我立场清晰,不要就找别人嘛~ 找一个正统读design出生的~ 找我这种三流的干嘛~ 说真的还不是要免费~























后来总算打发掉了~
今年2014年没什么康头~ 也不希望有~ 掰掰~啾啾~ 不送了~

-----------------------


其实我很多所谓的“同学”,“朋友”就是这样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吧简单来说~
其实看到别人很多朋友,跟中学的朋友一大堆人出席同学会什么的
说实话,我是满羡慕的

可是我宁可不想交这样的朋友


他们人品好不好,从他们对待我的方式来说,我只能说不好
你可以拍很美的照片,很高的学历,很高的薪水,facebook很多like,恭喜你进入人生胜利组~

然后找别人帮忙连那点钱也不想付~ 你的人格就连那点钱也不够


其实这个发泄文可以写很长,还有一些找我推销“圆梦计划”的“朋友”~ 卖保险时变成“好朋友”的人~
今天说完了这个就不说那个了~ 下次吧~

My Life